不能议论社会新闻,不能调侃明星八卦,请问还能聊点啥?

一个月之前我在微信读书里建立了一个叫做“觉醒”的书单,里面只有三本书:

《1984》《娱乐至死》《美丽新世界》

人们在分类这几本书的时候,往往会把它们和乌托邦或反乌托邦联系到一起。可如果是我,到宁愿把它们放到纪实文学里面。

虽说是太平盛世,虽说大部分人都能吃饱穿暖,虽说朋友圈里同学们秀的美食和旅游景点越来越高档,生活也越来越中产。

虽说我们在一步步朝着全面小康和民族复兴的目标走去。可是时不时总会发生一些让人感到岌岌可危的事件。

前几天一直刷屏的伍继红阶级滑落的事情。说起来她还是和我在同一个学院的师姐。很多人还没步入中产,看到这样的故事,阶级滑落的危机感就油然而生。伍继红师姐是学档案的,实话告诉大家,不管是90年代还是21世纪,不管大学毕业工作包不包分配,想走档案这条路都是靠不住的。我的那些同学们,毕业以后不是去了银行就是考上了公务员,留校的留校,出国的出国,去档案馆工作的?不好意思我还真的没听说过。

档案工作从来被重视过吗?好不容易搞个 Digital Archive 数字档案,你靠的是学档案的还是程序员?

二十四史非史也 二十四姓之家谱也

现在看起来,近代史和当代史还不如《明朝那些事儿》靠谱。历史从来客观过吗?档案从来靠得住吗?事实可以捏造,证据可以伪造,历史都能重写。在这个实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度里,又有什么是不能被和谐的?

我不否认规范化管理自媒体的积极意义。禁止自媒体擅自发布新闻资讯可以有效减少谣言;封了八卦主的号能够保护公众人物的个人隐私,让看客们脱离低级趣味。

但这同时也是扼住了自媒体的咽喉。

我今天可以管你不说一,明天也可以管你不说二。一个自媒体,码着字,蹭着热点。好不容易吸了百万粉,突然就被 XX 给封了。

你还不能说脏话。

《规定》明确的新闻信息包括: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社会公共事务的报道评论,以及有关社会突发事件的报道评论。

同时开始全面要求施行“互联网实名制”。使用任何信息服务必须实名,屏幕背后藏着的终于不再可能是猴子了,现在开始,至少也得是条有身份证的狗。这也意味着你要对你的言论负责了,有关部门随时可以敲响你的家门。

不能聊新闻,不能聊八卦,那么我们还能聊些什么呢?

也许我们还能聊聊为什么上次把所有家产全部压了尤文图斯,聊聊做俯卧撑的18种正确姿势。发点鸡汤或者毒鸡汤……

或者我们还可以写寓言故事。就像乔治鲍威尔的《动物庄园》一样。

不过别忘了,老大哥在看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