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筝的人》—— 关于自我救赎的童话

拖了这么久终于读完了这个故事。说实话由于译者的水平(我读的版本可能比较旧)和作者的叙事方式一开始是很难读下去的,但是最能打动人的还是故事本身。

故事其实是一个关于自我救赎的童话。真的要在现实中,主人公阿米尔要么逃亡在美国一辈子做一个不敢正视过去再也不会踏上故土的懦夫,要么意气用事孤身一人闯入龙潭虎穴充满英雄主义色彩却惨死在塔利班恐怖分子的枪下。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现实是不可能让你一直戴着主角光环的。如果你在篱笆上钉上了一颗钉子,即使你后来把它拔下来,还是不可避免会留下一个疤痕。凡走过必留痕迹,过错是无法弥补的,就像你为别人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或者创伤,你去说对不起,别人为了你心里好受一些还得安慰你说没关系。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

所以不论在什么时候,一定不要去做让自己事后会愧疚后悔的事情。过错是无法弥补的,别人宽容大度谅解你是别人的伟大,而你造成的不可弥补的伤害会深深烙印在时间里潜伏着,时不时还让你隐隐作痛一下。

另外书中的叙述和主要角色对绿教的态度也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

那些自以为是的猴子,应该在他们的胡子上撒尿。除了用拇指数念珠,背诵那本根本就看不懂的经书,他们什么也不会。

错的从来都不是宗教,而是那些以宗教为借口去犯下罪行的暴徒。其实人都是这样。

老板凭借自己的职位去潜规则女下属;教授凭借自己的职称去潜规则女学生;在《熔炉》里聋哑学校校长凭借自己的地位去强奸虐待无法发声的聋哑儿童;在《Spotlight》里神父凭借自己的权力去猥亵儿童。

身份、地位、权力、信仰。都只不过是人们行事的借口罢了。借口越强而有力,人自然会有恃无恐。每个人犯下罪行的时候都是痛苦的,而一旦找到了合理的借口,就仿佛喝下了迷幻药,反而在罪孽当中找到了替天行道的快感。

错不在宗教,还是在人,即使教义本身是有缺陷的,但任何一个教派的教义最早也都是人编写的,所以就不要找来“非我也,兵也。”的无理说辞了。

故事的结局虽然是大团圆形式的,可是现实并不会像童话故事一样,可是无论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

读的故事越多,才越理解《基督山伯爵》的结尾。

人类的全部智慧就包含在两个词之中:等待和希望。

以下内容包含剧透

最后是剧透,建议读完再看,毕竟在中国剧透也是不可饶恕的。

主人公阿米尔看似不幸却又无比幸运,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却在二十多年后路边偶遇沦落为乞丐还认识自己母亲的老教授;有一个告诫自己说谎偷窃是最大罪行却上了自己仆人老婆还搞出私生子的父亲,结果就是这个私生子却把他当作一生中最好的朋友甚至为他牺牲了一切;在最关键的时刻默不作声没有挺身而出犯下一辈子都无法偿还原谅的过错,却在二十多年后找到了一条重新成为好人的路;国家发生战乱流离失所逃往美国,父亲癌症晚期却又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帮他找到了一生挚爱的妻子;侄子被塔利班恋童癖带走,自己孤身一人贸然闯入没被打死反到被自己侄子救了一命;想要从战乱国认领没有任何证明的孤儿,本来没有任何希望妻子却又碰巧有一个一言不合就能办好一年有效期签证的舅舅…

题外话

好久没有写这么长的书评了。本来打算发到豆瓣上,可就因为我提了一句绿教审核匹配到敏感词就没有通过。国内已经很难找到可以正常发声的地方了。不能谈政治,不能谈时事,不能谈宗教,不能谈少数人。

无处不在的审查,无处不在的实名制。

今天刷Twitter的时候无意看到了刘某人的消息。他估计会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路上第一个因为说话写字而丧命的痴人吧。如此广博的江山难道真的容不下一个异见者吗?

文字和语言是有力量,可哪有枪杆子有力量。

无知即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