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红包我们就不能好好聊天了么

没有三十儿的年快要过了,App们不是给自己戴上了金箍就是把自己打扮成红包,搞得人们好像很愿意拆它似的。

2014年1月27日,微信推出了红包功能,Mr.Ggrass作为一名新锐互联网人,在微信推出钱包功能时是首批绑定银行卡的用户,理所当然也成了微信红包的首批用户。鄙人截至今天,已经发出了1226个红包。2015年1月26日,作为跟风狗的支付宝也推出了自己的红包功能。

去年我们并没有看到什么春晚,留给我们的只有酸痛的手臂和一堆赞助商广告,当然幸运的人可能抢到了一块几毛钱的微信红包。2016年,支付宝成为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独家互动合作平台。不知道马云老师又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折磨大家的身心……

2016年1月26日,微信公测朋友圈“红包照片”功能,穷苦的同学们纷纷表示,连朋友圈都刷不起了。微信在2013年6月30日上线微信群功能,至此我们这一代人可能再也不需要QQ了,推出红包功能之后,也不知道出于何种心态,进群发红包成为了一种“风俗习惯”,到后来,好像我进了群不发这个红包,我就不好意思说话,我就得再退了似的。

wechat-data

越来越多的人在发红包,越来越少的人在聊天,土豪可能直接用红包聊天。一个群里百八十个人,平时不管是在工作还是休息,大家都好像僵尸一样没人吭声,一发红包就集体诈尸了。问大家去哪儿吃要发个红包,没睡的起来嗨要发个红包,道歉要发红包,我爱你也要发红包,求帮忙拿快递也得发个红包,拍个马屁那更是得发个红包,逢年过节的还得把腾讯的服务器给发爆!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木心

微信作为宇宙第一约炮软件,支持免费发送语音短信、视频、图片和文字,全世界超过五亿人在使用微信,它本可以让你在有限的时间里爱无限的人。可是心胸狭隘的我们,爱贪小便宜的我们,嗷嗷待哺的我们,没见过钱的我们,穷苦的我们……

却用它来抢红包。